浅谈“土地托管”与“土地流转”的对比与思考

土地托管与土地流转的区别

首先,我们需要理清的是两者的概念性区别。

农业生产托管是农户等经营主体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条件下,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完成的农业经营方式。土地流转则是土地使用权流转给其他农户或经济组织,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实现农业规模经营。

其次,这两者的实现形式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

土地托管是购买农业经营服务,相当于雇人打理自家的农田,负责耕、种、管、收,托管期间,农民仍然保留土地经营权及相应的经营风险。从上述《意见》对土地托管的定义也不难看出,土地托管是一种创新的农业经营方式。土地流转则是将土地经营权转让,即出租土地及其经营权和经营风险。而国家对土地流转的定义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实现农业规模经营的重要途径。

再次,在对土地经营收益的分配上,二者也截然不同。土地托管后,农民仍保有经营权。也就是说,农民依然可以决定土地种什么、怎么种,农民向土地托管方支付管理费用,也承担种植风险,同时享有土地及其产出作物带来的经济效益。土地流转后,农民不再保有经营权,即无权决定土地的耕种方式及作物品种等。相应的,也外包了耕种收益及风险。因此,农民只获得土地租金,而不再享有其他附加收益。

为什么要推行土地托管制度

中国是农业大国,几千年来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习惯了与土地相依为命的生活,对土地及土地经营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而随着现代农业加快发展和农业劳动力减少、老龄化问题日渐突出,普通农户在生产过程中面临许多新问题,越来越多农民陷入了“种不了地、种不好地”又“舍不得地、放不下地”的尴尬两难的境地。如何在兼顾农民与土地感情的基础上,加速推进农业现代化大生产势必是巨大挑战。由此,我们不难理解,相比土地流转的经营权一次性转移,土地托管制度的确在保有农民与土地情感归属(即经营权)的基础上,释放了土地管理与生产操作权限,解决了普通农户在适应市场、采用新机具新技术等方面的困难,有助于将一家一户小生产融入到农业现代化大生产之中,构建以家庭经营为基础的现代农业生产经营体系。同时,此举也有助于解放农村劳动力,助推城镇化建设。

土地托管后,耕种方式将有巨大进步,耕种技术大幅提高,现代化生产也具备了可能性。而这些都是实现规模化经营的先决条件。很多时候,规模化种植户都需要经历漫长的基础设施完善、农用机械配置、农业技术学习提高、规模化土地管理经验培训等规模化经营的铺垫过程,而土地托管制度的推行,将从某种程度上替规模化种植户做好这部分准备工作,实现土地的规模化管理,从而奠定规模化经营的基石。因此,土地托管不失为实现规模化经营的有效助推手段。

土地流转,是为了实现耕地连片种植管理,从而实现规模化生产经营。但规模化生产经营对于由个体小农民过渡而来的种植大户有着不小的管理挑战。毕竟,10亩以内的土地经营与成百上千亩土地聚集经营是有着巨大区别的。土地托管作为一种有效的管理服务形式,在此时就显得尤为重要。它可以将复杂的田间管理、难懂的种植技术、冗繁的务农劳作一并接管,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变革农业生产经营方式、促进农业现代化建设。

综上,不难理解土地托管的推行是个体农户逐渐释放感情依赖从而脱离土地的重要过渡;是分散经营向集约化经营的重要过渡;是实现农业规模化、现代化的重要过渡。

土地托管制度可能存在的弊端

通过从多方面的对比,我们了解到土地托管对于帮助农户解决“种不了地”和“种不好地”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在其具体操作执行中,尚存有诸多制约因素及待完善部分。

首先,土地托管后,土地经营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并不匹配。对于托管方来说,付出的时间、技术、操作等成本要远大于农民本身,但通常农民并不会在产出物的利润分配上做太多让步。其次,由于利润分配可能不公平,因此在种植过程中托管方并不会向农民耕作自家土地一样尽心尽力,进而带来农作物减产或品质不高的风险。第三,如若发生减产、降品等风险,未进行耕种操作的农民个人也要承担相应的经济损失。

此外,土地托管虽然在农业种植上形成了规模化管理,但规模化管理并非规模化经营,土地托管方只是植过程的服务方,土地经营的决策者依然是农户个人。这就决定了土地托管无法成为规模化经营的决定因素。

不可否认的是,土地托管在短期内可以有效帮助并促进农民离开土地,在未来的2-3年内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是,因为土地托管的权益、风险、收益都无法完全与实际种植情况相符,也不符合经营者捆绑经营和经营风险的商业逻辑,土地托管政策是否长期有效,尚待时间验证。

农分期的思考

既然土地托管不是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的决定因素,那么土地托管政策是否不必要存在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三部委联合下发的《意见》已经明确表示,要通过土地托管探索推进服务规模经营、带动普通农户进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的新途径。

正如刚才提到,中国目前的规模化生产,农户还相当缺乏规模化种植管理经验,尤其在大规模实现现代化、机械化、智能化种植管理上还面临资金、技术等诸多困难。能够提供标准化、技术化、低风险种植经营服务的托管方在未来规模化经营的市场中,一定是重要的供给方。农分期目前的业务体系内的农机分期、化肥直供、粮食直销等分支涵盖了农业生产经营的耕、种、管、收各个环节:包括大户的土地流转、种子、农药、化肥、技术、金融、农机服务、收获销售等环节将都有农分期的平台提供专业化的产品和服务。农分期致力于帮助种植大户实现职业型农民的转型,这也正是土地托管政策中所明确的“通过服务组织提供专业化、规模化服务适度发展规模经营新路径”的践行方式。

综上,土地的规模化经营势在必行。同时,不具备生产技术及管理经验的农村人口流转到城市,让越来越多的土地集中到越来越少的农户手中也是不可逆的趋势。因此,土地流转对于完成上述转变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无论在现阶段的情感过渡,还是未来实现规模化经营后的职业新农人的培育,都依然需要土地托管的大力支持,并加速提高土地的生产经营效率。

中国农村的未来将会呈现规模化、集约化、机械化的发展趋势,而农分期在帮助农户完成土地流转的同时,也在向农户提供农业全生命周期的机械化、规模化、产业化的托管服务——即大户托管服务,这也将会是中国农业的主流服务方式,是以土地流转为前提,以经营者、经营风险、经营收益三方捆绑为基础,以加速培育农户趋向职业化为目的农业经营与管理服务模式。

发布者

Authentic©Roger.Luo®syln.cn

微信:Authentic©Roger.Luo®syln.cn 邮箱:www@syl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