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冷战

AI创新的步伐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加快

美国不能袖手旁观

美国推出AI国家战略开启“人造卫星”时刻

本刊记者/霍思伊

本文首发于总第888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2月11日,白宫官网连发三条消息,除了一份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另外两条推送的标题分别为《特朗普总统正在加速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地位》《加速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地位》。

延续着特朗普政府一贯的直白文风,倡议书中写道:美国是人工智能研发和部署的全球领导者。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持续领导,对于维护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以及塑造人工智能的全球演变——以符合美国的价值观、政策和优先事项的方式——至关重要。

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国家间人工智能(AI)实力的竞争愈演愈烈。在2016年之前,谷歌引擎上涉及“AI竞赛”的搜索还不到300个,三年后,搜索量已经剧增到5万。《纽约时报》曾援引相关匿名业内人士的话指出,目前的国际形势为“AI 冷战”。

自2017年以来,已经有中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欧盟等18个国家和地区先后推出了自己的国家级人工智能战略计划。

现在,美国成为了第19个。特朗普签署的这份倡议书题为《维护美国人工智能领导力的行政命令》,成为美国首个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国家级战略。虽然看似起步有些晚,但特朗普政府在这一年多来“步履匆忙”。

“随着AI创新的步伐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加快,美国不能袖手旁观。”倡议书中毫不讳言地指出。

投资“未来最前沿的行业”

2018年5月10日,特朗普政府在白宫举行了其上任以来的第一场人工智能峰会。共有超过100名科技企业高管和政商高层到场,与会的巨头来自亚马逊、脸书、谷歌、英特尔和微软等企业。

开场演讲中,白宫负责科技政策制定的总统特别助理迈克尔·克拉茨奥斯在说到“要保持住美国AI实力在全球的领先水平”时,用了一个词:势在必行。

这次会议已经透露出此后计划的一些核心内容。克拉茨奥斯在会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目前制定了四大目标:保持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导地位;支持美国工人;推动政府资助的研发;消除创新的障碍。

他还特意提出,由于人工智能发展对大数据的高度依赖,白宫已经在考虑对企业开放部分联邦机构的数据。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白宫将成立一个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由各政府部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研究者组成,负责向白宫提供一切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政府层面的建议,并帮助政府、私企和独立研究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会后,白宫还发布了一份总统公开信,展示了特朗普上任以来各项对AI的扶持政策,主要包括资金、教育、职业培训、监管松绑等。公开信首次披露,在2019财年,特朗普政府决定将人工智能、自动化系统和无人系统指定为政府研发优先事项的预算请求。这在美国属首创,虽然没有说明具体的分配额度。

2017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旨在建立业界公认的学徒制度,以帮助逐渐被机器取代了的工人们;9月,签署总统备忘录,决定优先发展高质量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教育,尤其关注计算机科学的教育,并主动承诺拨款 2 亿美元,附带私人工业委员会资助的 3 亿美元。

2019年2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份行政令,启动“美国人工智能倡议”。

现在来看,2019年2月发布的AI计划,与这份公开信的内容相比没有太大变化。

第一场人工智能峰会结束仅仅几天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向白宫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请求总统制定一个“统合了全国的”国家级人工智能战略。

2019年2月5日,特朗普在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中强调,要投资“未来最前沿的行业”。他的助手马上补充道,比如AI、5G、量子物理、先进的、制造业等。

演讲结束后,白宫的意思已经颇为明确,虽然特朗普自己在演讲中没有提及任何具体的技术,但是AI战略的出台迫在眉睫。

“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

不到一周后,被称为是美国“国家AI计划”的这一战略宣告启动。

多位分析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计划包含了所有正确的要素,但是没有任何细节,这让很多人忧虑其落地和执行的难度。

据了解,硅谷的科技巨头一直在向政府施压,要求提供更多的研发资金。2018年 12 月,谷歌、IBM 、微软等公司的 CEO 曾在白宫与官员会面,讨论这一话题。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倡议书中单列这条,算是官方对这个问题的一次正式公开回应。

根据计划,联邦机构被要求在研发经费中“优先考虑”人工智能的投资。但计划没有提及具体的数字,也没有谈及具体的机构配置。

而且,制定政府预算的是美国国会,目前众议院掌握多数席位的是民主党,因此民主党在这方面是否足够合作,也充满不确定性。

此外,特朗普政府计划将联邦政府的数据、算法和处理能力向更多研究人员开放,为交通和医疗等领域的发展提供助力。数据库的部分开放,对以深度学习为核心的AI技术的发展的确大有裨益,但随之而来的隐私和伦理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2018年9月20日,美国西雅图,亚马逊公司举行了新品发布会,除了介绍Al exa在人工智能助力下的新功能、推出一系列智能厂牌硬件,还能将Alexa广泛连接到包括汽车在内的第三方独立设备上。

纽约大学研究小组 AI Now 的联合主任凯特·克劳福德表示,虽然这次计划将人工智能作为优先考虑的发展方向本身是正确的,但由于计划制定过程缺乏学者和公民领袖的意见,再加上美国政府在侵犯公民隐私上有过糟糕的记录,像面部识别这种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会对公民自由和隐私造成影响。克劳福德曾呼吁各国政府对面部识别技术进行严格监管,以保护公众权利和自由。

亚马逊前机器学习研究院扎卡里·利普顿也曾对此进行过形象的说明,他说:“很多对人工智能的疑问都可以归结为对自动监控的疑问,如果你拥有一个足够大的数据库,你就可以训练一台机器去监听每一个人的电话中的特定内容。你甚至还可以利用无人机和面部识别技术来搞暗杀。”

“事实就是,这个计划究竟是如何制定出来的,目前仍是个谜。” 克劳福德质疑道。

另外,由于美国尚没有一个联邦层面的隐私法,各州相互独立的立法会阻碍更集中的数据访问。因此,在执行层面,数据库开放如何落地,还需要出台更加具体的举措。据透露,“更加详细的计划”会在接下来六个月里提出。

另一个广为诟病的问题是,计划没有涉及对人工智能发展最关键的人才问题。由于特朗普政府在言论和政策方面的反移民倾向,美国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根据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统计,2016 年至 2017 年间,美国的海外研究生人数下降了 5.5 %。

为了解决伦理标准上的混乱,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和AI特别委员会会负责制定AI道德标准,目标是指导“可靠、稳健、可信、安全、简洁和可协作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开发。

当然,所有国家也都面临同一个困境,道德标准的制定经常赶不上AI技术的发展。新的挑战总是不断提出,而人类的决策过程又是如此复杂。

美国此次推出的计划还要求,各机构要通过设立奖学金和学徒制,让工人为新技术带来的就业市场变化做好准备。及时缓解“机器人与人抢饭碗”的困局,也是出于伦理上的考量。

最后一个关键是美国AI的国际推广。倡议书提出要制订计划保护美国目前的AI优势,防范战略竞争对手和外国对手。同时也希望与其他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展开合作,只要它“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

在计划公布当天,克拉茨奥斯在美国科技新闻网站《连线》(The Wired)上发表题为《为什么美国需要AI国家战略》的文章。他在文末写道:“最终,我们一定会在全球AI竞赛中取胜,并且坚持美国的价值观,绝不妥协。”

“人造卫星”时刻

在特朗普签署“美国AI计划”的第二天,美国国防部发表了《人工智能战略概述》,分析了国防部应用人工智能的具体途径和方法。

而此前,国防部在AI政策领域,一直表现得比白宫积极。就在2018年5月的人工智能峰会结束后不久,五角大楼就开始行动。6月下旬,五角大楼宣布成立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负责协调、监管包括美军联合参谋部、作战司令部、国防部长办公室等所有国防部门中涉及AI的项目。中心负责人被要求直接向国防部首席信息官(CIO)汇报。

据知情人士透露,五角大楼准备拿出其年度预算中的7500万美元,转入新成立的JAIC,并在五年AI计划中总共投入17亿美元。

2019年1月10日,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的阿尔法人工智能微型机器人。

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沙纳罕指出,中心的工作目标,是让国防部各AI项目形成合力,加速AI的应用,并扩大影响。“中心将会建立一系列AI标准,统一工具,实现数据共享和技术循环。”

就在中心成立一个月前,时任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向白宫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请求制定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战略。据《纽约时报》报道,马蒂斯还在政府内部会议上对特朗普说,美国没有跟上中国和其他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雄心勃勃的计划。

虽然这份不小心流出的备忘录从未被官方公开,但《纽约时报》认为,它反映了国防官员面对人工智能迅速发展的紧迫感。他们认为,AI或许会改变未来战争的形态。

事实上,在此次美国发布AI计划前,一直有美国批评人士指责特朗普政府没有制定关于人工智能的联邦政策。

2018年11月29日,美国华盛顿,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展示一款ONYX外骨骼。该器械运用于下半身,可以增强力量和耐力,通过电动膝关节移动器、传感器和人工智能计算机,ONYX可以减轻腰部和腿部的压力。洛克希德·马丁获得美国军方一份690万美元的合同,用于改进ONYX外骨骼。

与美国相对,加拿大是全球首个发布AI全国战略的国家。2017 年3月,加拿大政府公布了五年计划《泛加拿大人工智能战略》,计划拨款约0.94亿美元支持 AI 研究及人才培养。

日本是全球第二个发布AI战略的国家,也于同年3月发布了《人工智能技术战略》,主要从技术及应用的角度确立了实现其AI工业化的基本路线图。

中国继欧盟之后第四个发布AI战略,而且在一年之内,连发两文,体现出对AI的重视。

2017年7月,国务院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规划提出了“三步走策略”。首先是到 2020 年,中国的 AI 产业界与最强竞争者“齐头并进”;第二步,2025 年在一些 AI 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第三步,到 2030 年,成为全球人工智能创新的“主要中心”。中国在 2030 年的目标是人工智能产值达到 1 万亿人民币,而相关行业的总产值达到 10 万亿人民币。

不到半年后,工信部又于当年12月发布了《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 年)》,该计划可看做对三步走战略中第一步的详细技术规划。其中提到了中国推动的几个重点技术领域,包括自动驾驶汽车、服务机器人和语音/图像识别系统等。

美国科技界的批评家和企业家一直对中美之间在AI资金上的投入差距感到沮丧。五角大楼在联邦机构中算是表现亮眼,计划在未来 5 年投入 20 亿美元研发人工智能,与中关村人工智能科技园的投入大体相当。

而在2016年11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中,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团队OpenAI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鲁克曼表达强烈不满,称整个政府仅投资 11 亿美元用于非机密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

在另一个半球,欧盟由于决策复杂,虽然动作稍慢,但也于2018年4月与24个成员国,以及挪威签署了人工智能合作声明文件。由于人工智能技术需要大数据作为资源支撑,欧盟委员会建议进一步采取立法措施,使重复使用数据和数据交换变得更加容易。

国际关系学院信息科技学院副教授李斌阳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中国的AI战略比较务实,因为现阶段中国AI产业的瓶颈在于核心技术的储备缺乏,所以规划的重点主要围绕人工智能领域核心技术的突破和赶超。

而欧盟和美国在制订计划时会更强调法律和标准。这里的标准,有两重含义,一个是技术标准,另一个指道德标准,这是未来人工智能发展必然会触及到的更核心的框架问题,在这方面步子迈得慢,会影响到后面的整个布局

在中国的计划中,关于道德标准的讨论只占了很少的篇幅。李斌阳表示,相对而言,“美国更熟悉这个套路”。

在众多已经公布AI计划的国家中,种种迹象显示,美国对中国最为敏感。

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鲍勃·沃克曾有过一个有趣的比喻。他说,中国在AI领域的迅猛发展对美国的刺激,让人不禁想到苏联在太空竞赛中的早期胜利,对美国来说,是中国刺激它开启了它的“人造卫星”时刻。

发布者

Authentic©Roger.Luo®syln.cn

微信:Authentic©Roger.Luo®syln.cn 邮箱:www@syl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