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土地托管”与“土地流转”的对比与思考

土地托管与土地流转的区别

首先,我们需要理清的是两者的概念性区别。

农业生产托管是农户等经营主体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条件下,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完成的农业经营方式。土地流转则是土地使用权流转给其他农户或经济组织,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实现农业规模经营。

其次,这两者的实现形式也存在着明显的区别。

土地托管是购买农业经营服务,相当于雇人打理自家的农田,负责耕、种、管、收,托管期间,农民仍然保留土地经营权及相应的经营风险。从上述《意见》对土地托管的定义也不难看出,土地托管是一种创新的农业经营方式。土地流转则是将土地经营权转让,即出租土地及其经营权和经营风险。而国家对土地流转的定义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实现农业规模经营的重要途径。

再次,在对土地经营收益的分配上,二者也截然不同。土地托管后,农民仍保有经营权。也就是说,农民依然可以决定土地种什么、怎么种,农民向土地托管方支付管理费用,也承担种植风险,同时享有土地及其产出作物带来的经济效益。土地流转后,农民不再保有经营权,即无权决定土地的耕种方式及作物品种等。相应的,也外包了耕种收益及风险。因此,农民只获得土地租金,而不再享有其他附加收益。

继续阅读浅谈“土地托管”与“土地流转”的对比与思考

国务院及农业部官网关注农分期发展

2018年1月30日,国务院官方网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www.gov.cn)新闻栏目以《发展新动能推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为题,转载《人民日报》29日头版报道,关注农分期扎根农村创业创新情况,并指出,像农分期这样的农业创新企业,已经成为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有力推动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增绿。

此外,农业部官网也对农分期进行了关注。

农村市场易守难攻 农分期从金融切入

农村、农民、农业,三农问题已经很久不再是社会的主流话题。这种边缘化的现状,决定了农村市场商业化的困难所在。

不过,随着农业现代化的推进、政策的持续扶持,近年来农村市场大户化、规模化等新趋势正在形成。互联网下乡,尤其是通过互联网技术革新金融供需的农村金融,成为互联网创业的蓝海。农分期、翼龙贷、什马金融、沐金农、宝象金融等一批项目,进行农村市场的商业化探索。

周建2013年创立的农分期,成长较快,商业模式别具一格。其定位于农业服务平台,聚焦规模化种植大户的生产经营,以金融为切入口,整合互联网工具和资金渠道等资源,形成农机、农资、农业服务三位一体的服务体系。并以此优化、重塑农业产业链,推进传统农业进入标准化、科技化、智能化的现代农业。

继续阅读农村市场易守难攻 农分期从金融切入

获得50万底层数据之后 农分期将走向何方?

成立于2013年的农分期,抓住了“大户”这个客户核心,通过提供金融服务,解决农业生产中的资金问题。这一独特而务实的农业模式受到了广大资本的追捧。至2018年年初,农分期完成了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顺为、真格、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源码等知名机构。

农分期官方的定位是:“全产业链农业服务平台”,为种植大户、各类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化肥、农药等农资,提供粮食收购、农产品流通、农机金融、农业技术指导等农业生产综合解决方案。

据其官方数据,现在农资收入已占主营收入的80%。而传统的农机分期业务已经成了配角。

实现从农机分期到农资业务的业务升级,是基于越来越多的大户在农业生产中所产生的农资需要。“客户问能不能搞点便宜的化肥,一个大户要定10吨化肥,但是从传统经销商那拿货价格偏高,集合我的客户,最初收集了100吨的订单,拿着订单直接跟化肥厂家谈价格。”农分期CEO周建向亿邦动力回忆,这就是公司业务升级的第一次尝试,而且尝试很成功。

周建在年初C轮融资的时候曾对外表示,要在年底实现全面规模盈利。为了盈利,农分期开始了进一步的业务升级,基于前期“数据积累”和“信任建立”,加之对早期用户互联网使用习惯培养的初见成效,农分期开始全面将业务从线下向线上引导和升级。

继续阅读获得50万底层数据之后 农分期将走向何方?